中央六台电影网放过那个女孩

 门店展示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-06-18 17:21

上周,布兰妮·斯皮尔斯和小她12岁的Sam Asghari结婚了。
在经历了两次离婚、精神崩溃、被父亲囚禁、下药等等不幸,全世界的歌迷以为她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候,她的婚礼,却又被她前夫破坏了。
前夫直播私闯豪宅
去年9月,在一起四年之久的布兰妮和山姆订婚了,之后不久,布兰妮就在计划这个梦中的婚礼。她的好友在接受美国《人物》杂志采访时说,这场婚礼对她意义重大,她希望它是完美的。因此在设计和筹备过程中,布兰妮非常享受,但另一方面也面临很大压力,不知所措。
6月9日,婚礼在布兰妮位于加利福尼亚的豪宅中举行,场地布满粉红色的玫瑰花,她的一众圈中好友都出席了婚礼,包括麦当娜、赛琳娜·戈麦兹,以及希尔顿酒店的继承人之一帕里斯·希尔顿。

布兰妮穿着范思哲定制的露肩礼服惊艳亮相,她身上的首饰共62克拉。一辆以灰姑娘为灵感的白色南瓜马车还曾停在豪宅外,尽显童话世界的梦幻浪漫。
在婚礼结束后的派对中,布兰妮换了三件礼服,都是范思哲定制的。在自己大热的歌曲Toxic作为背景音乐时,这对新婚夫妇邀请宾客上台跳舞,布兰妮还和帕里斯联手演唱了好友的歌曲Stars Are Blind。

事实证明,布兰妮的这场婚礼以近乎完美的形式呈现了,除了一个令人愤怒的小插曲。
布兰妮的第一任丈夫Jason Alexander在当天开了一场直播,记录了自己闯入布兰妮豪宅的过程。他翻过豪宅外的围栏,走到二楼的房子内,并大喊布兰妮的名字,直播向大家介绍,“这就是这场狗屁婚礼的内幕”。
杰森是布兰妮的青梅竹马,在2004年,二人结婚,但当时布兰妮的母亲和经纪人得知二者没有签署婚前协议的时候,这场婚姻被宣告无效,判决书上称布兰妮“对自己的行为缺乏了解,因此不具备同意这场婚姻的能力”。
于是,这段婚姻只维持了短短的55小时便宣布终结。也许是一直耿耿于怀,杰森在布兰妮的豪宅里肆无忌惮地走动,“布兰妮在哪?我就是来毁掉这场婚礼的,因为除了山姆之外没人在场,你的家人都在哪?”

布兰妮和前夫杰森
这种攻击性的行为令观看直播的观众感到害怕,他们留言,“离她远点,这是她自己家”,“我要报警了”,推特上布兰妮的歌迷也义愤填膺,“有了这精神病闯进她的房子,她根本没法享受自己婚礼大喜的日子”。
不久后,当地警察以故意破坏、擅闯私宅等理由逮捕了杰森。现如今,他被关押在看守所内,并以跟踪重罪起诉,被要求三年内不得接近她90米之内。
而这并不是杰森第一次出现在布兰妮身边。在今年1月,布兰妮不在场的时候,杰森曾出现在她家,当时他也通过直播说出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话,“我就在这,布兰妮,你有选择权,也有我的联系方式。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”。
从性感甜心 到“疯女人”
这个看似不大不小的插曲,将人们瞬间拖回布兰妮的黑暗时刻,她曾经、以及未来仍将面临的来自周围各种男性的骚扰和恐吓,令歌迷们十分难过和不安。
推特用户评论:“我认为即使布兰妮在生活中面面俱到,也不能保证自己免于这些人的骚扰和虐待”,另一个歌迷说,“我为她感到难过,她只是想让自己的生活重新振作起来,却每时每刻都会遇到问题”。
“她只是想成为一个自由的人,却不断有人试图摧毁她。让她好好生活吧。”
1999年,布兰妮发布的第一张专辑Baby One More Time,让几近成年的她一夜之间家喻户晓,并提名了第42届格莱美最佳新人奖和最佳流行女歌手奖。金发碧眼、甜美勾人的笑容,满足了当时人们对“美国甜心”的所有想象。这也使得她的第二张专辑Oops! I Did It Again也毫不意外地大火。

杂志、采访、电视节目、广告代言纷纷找上这位年少成名的巨星。在911事件过后,时尚杂志为布兰妮拍摄了封面,引言中写道,“在至暗时刻,只有美国梦女郎布兰妮的笑容可以治愈人们受伤的心灵”。
但没有人来安慰她的至暗时刻。2003年,她和相恋了两年的Justin Timberlake分手,贾斯汀不仅在Cry Me a River的MV中找了神似布兰妮的演员,影射她出轨,还曾在某次采访中,当被问到和布兰妮的进展时,直言自己和布兰妮早就发生了关系。
甜心的形象崩塌了,她成了荡妇、撒谎精。人们质疑她的品格,诋毁原本称赞过的性感,将她视为可以把小孩子带上歧途的万恶之源。

布兰妮和贾斯汀
那之后,她经历了两次糟糕的婚姻,并和第二任丈夫生下两个儿子。即使是低调地去超市购物,也被指摘怎么可以出现在一家低收入人群才会去的超市。被拍到在驾驶位抱着仅四个月大的孩子开车,人们说她是个坏妈妈,完全不顾及孩子的安全。
最严重的时候,人们指责她是白人垃圾,这个原本用于贬低贫穷白人或美国南方乡村地区白人的词汇,用到住在豪宅的布兰妮身上,显得莫名其妙,但足以表达当时人们对曾经美国甜心的厌恶。
在无底线地被入侵私生活并被扣上一些莫须有的罪名后,布兰妮的精神状态有了很大的波动。除了多次被曝光服用精神药物,2007年,26岁的布兰妮毫不避讳狗仔的镜头,剃光了自己的头发,这在当年被人物杂志选为最震惊的事件。在照片里,她手握剃刀目视镜子,咧开嘴笑着将自己前额的头发剃光了。
渐渐地,人们不愿再称她为性感甜心,而是“疯女人”。

被监禁、控制的十年
要说对她伤害最深的,不是狗仔,不是前男友,而是原本应该最亲近的家人。
在布兰妮和山姆的婚礼上,她有血缘关系的亲属里,只有哥哥布莱恩出席了。作为直系亲属的父亲、母亲和妹妹,都没有被邀请来见证她的幸福时刻。
这也不足为奇,毕竟,去年被曝光的、长达十年的监禁期间,她的父亲,和旁观的家人,都是帮凶。布兰妮在精神状态每况日下后,根据法律需要一名监护人,而这个人正是她并不亲近的父亲杰米,让布兰妮丧失了十多年的人身自由。
家人对她的控制实际上早有端倪,只是当时在耀眼的巨星面前,无人在意。2000年,父母陪着刚成年的她辗转各大城市,在布兰妮拍摄美版ELLE杂志封面的时候,摄影师看着疲惫不堪的她提出休息一下再拍,但布兰妮的妈妈却习以为常地说,不了,继续拍吧。
美版ELLE-2000年10月刊
直到去年,人们才知道,布兰妮逐渐沉寂的这13年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。她的父亲为她安排工作,每天10小时,一周无休,如果不听从他们安排的行程,自己便无法见到孩子或男友。他们还夺走了布兰妮的信用卡、现金、手机、护照。“在加州唯一和我处境相同的就只有性工作者。”
看着自己的孩子成为手中的玩偶,杰米和他的团队愈发猖狂。他们强迫布兰妮服用碳酸锂,一种抗抑郁药物,如果服用超过五个月,便会精神受损,但他还是强迫她吃了。每周还要被抽8加仑的血,布兰妮感觉自己像喝醉了,完全不能和人进行正常的交谈。除此以外,她还被迫在体内装下了节育器,也取不出来,因为她的团队不让她找医生把它拿出来。
2018年,在巡回演唱会“破碎的我“上,布兰妮一度因为身体不适想要休息,但父亲杰米说,如果她不照做就起诉她,而布兰妮并没有能力为自己找律师。根据调查,布兰妮在拉斯维加斯的演出收入高达1.37亿美元,但全部由杰米掌控。他只是每周给她2000美元的生活费,还安排了24小时的护士、保镖、厨师在她身边盯着她。

布兰妮和父母及哥哥布莱恩
这就导致一直想和山姆结婚生子的她,在监管期间,完全没有自主决定任何事情的能力。直到去年六月,布兰妮在法庭上说,她希望任何参与监视她的人都能付出代价,“我父亲和参与这项监禁的每个人都应该入狱”。
去年,杰米的监护权终于被终止,人们祝福她收获自由,追求幸福。报道过她私生活的媒体、前男友贾斯汀也都公开表示过忏悔,“为自己曾说过的,或没有说出口的话”。
但迟来的歉意是否真的能治愈她的伤口并护她未来平安呢?布兰妮的一生被赤裸裸地猜测、注视、审判,这似乎是所有公众人物的宿命,但她要更不幸一点。即使在监护权的审判之后,她还是说,“我被媒体搞得狼狈不堪,直到今天依然如此”。